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TAG标签 | 网站地图

旅游文化

摩登香港的复古情结:古早cosplay、惊蛰日打小人

  发由: admin   来源:未知 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01 17:38

  中新网5月13日电 (朱延静)综合报导,12日午夜,香港长洲岛还没“入眠”,近2000人聚会在此,正激动地为“抢包山”的选手加油呐喊,享受着1年1度太平清醮盛事的欢乐。固然,香港的特点民俗远不止这1个,惊蛰日鹅颈桥下“打小人”的“啪啪”声此起彼伏、端五节龙舟竞渡的号子越喊越响、中秋佳节的舞火龙游走在大街小巷……正是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民俗活动,让现代化的香港都市,更多了1分生机。 2019年5月12日,香港长洲举行太平清醮活动。图片来源:香港文汇网/麦钧杰 摄   长洲太平清醮:“包”你平安、古早cosplay   12日,近5万人从香港中环码头动身,搭乘渡轮前往长洲岛。多数人此行的目的都是参加1年1度的长洲太平清醮;更有1些居港外国人,特地慕名来到长洲岛参加活动,令当天的长洲岛人头攒动、热烈非凡。   每一年的农历4月初8为香港佛诞节法定假日,也是长洲岛举行太平清醮的日子。相传,清代中叶长洲瘟疫为患,居民向北帝神祈福,并奉北帝神像游行,疫症才消除。自此以后,长洲岛每一年都会举行太平清醮。   如今,长洲太平清醮不只是香港长洲岛居民举行的1项传统祭祀活动,更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资文化遗产名录。 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" src="http://i2.chinanews.com/simg/cmshd/2019/05/13/eaa7a9ff7b114827912985cf92034119.jpg" style="border:px solid #000000" title="资料图:2018年,香港的传统节庆活动——太平清醮在长洲岛举行。图为小朋友扮演中国热播电视剧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主人公周莹参加飘色巡游。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" /> 资料图:2018年,香港太平清醮在长洲岛举行。图为小朋友扮演中国热播电视剧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主人公周莹参加飘色巡游。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   长洲太平清醮有3大看点:舞龙舞狮、飘色巡游、抢包山。   舞龙、舞狮、舞麒麟、舞貔貅等是香港节庆中不可或缺的元素,这些表演制造的热烈欢腾气氛,不但为公众脍炙人口,也被认为能凝聚人心,辟邪除恶。   飘色会景巡游中,小朋友们打扮成不同人物站在高高的支架上,和沿途的市民打招呼,与现在流行的cosplay非常相像。 中新网视频截图 " src="http://i2.chinanews.com/simg/cmshd/2019/05/13/65fe2fd10980452f8f7a1de3baf85c51.gif" style="border:px solid #000000" title="资料图:2018年香港长洲太平清醮“抢包山”活动现场。图片来源:中新网视频截图 " /> 资料图:2018年香港长洲太平清醮“抢包山”活动现场。图片来源:中新网视频截图   “抢包山”比赛则是当天的压轴项目了!午夜时分,主礼人1声令下,比赛选手们蜂拥爬上巨型包山抢“平安包”,人群中的喝彩声和加油声此起彼伏。“抢包山”比赛结束后,民众争相抢夺“平安包”,抢到的包子越多,也就寓意着1年中会有更多好运。   惊蛰日“打小人”:打走霉运、打出花样   上面介绍的太平清醮,成为美国《时期周刊》杂志网站选出的“全球10大古怪节日”之1!而一样带有“古怪”元素的香港传统民俗活动,还有惊蛰日“打小人”。   “微雨众卉新,1雷惊蛰始。”24节气中的惊蛰日寓意着万物复苏、万象更新。而这1天,在香港铜锣湾鹅颈桥底有班专业“打手”,听说能把意味“霉运”的小人打得退避3舍。 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" src="http://i2.chinanews.com/simg/cmshd/2019/05/13/1e28151a814243689f9b8d6c8c0ef7f4.jpg" style="border:px solid #000000" title="资料图:2019年惊蛰日香港鹅颈桥底“打小人”的市民排起长队。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" /> 资料图:2019年惊蛰日香港鹅颈桥底“打小人”的市民排起长队。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   “打小人”源于中国古代农业社会,相传惊蛰日的阵阵春雷将蛰伏于地下冬眠的蛇虫鼠蚁惊醒,它们出来4处破坏,影响农民的耕种。而只要在惊蛰当天拜祭百兽之首的白虎,就可以弹压害虫、驱除百邪千害。   “打小人”仪式主要有乞求平安、消灾解难及赶走小人的寓意,是祈福的1种。2019年惊蛰日,家住香港上水的梁女士连续第10年来鹅颈桥“打小人”,但见排队的人太多,她决订婚自上阵,向摊主购买18港元1份的“5鬼纸”自行祈福,然后用肥猪肉压住要祭祀的“白虎”,“让它不要乱咬人”。 资料图:2019年惊蛰日,神婆在香港鹅颈桥下“打小人”。图片来源:香港《明报》/邓宗弘 摄   多年前从广东到香港的赵姑今年已63岁,从事“打小人”神婆逾30年。她说,鹅颈桥下由当初的1片烂地到9流混杂的小公园,再到现在成为4通8达的交通会聚处,客人也由原来的纯洁街坊生意,变成了6成市民、4成游客,愈来愈“国际化”,可谓是“打”出花样。   端五龙舟竞渡:泡泡“龙舟水”、沾沾好运气   “游过龙舟水,百病衰气除”,对喜欢讲“好意头”的香港市民来讲,在端五节这1天除与家人1起饮早茶、吃粽子以外,还会看看赛龙舟,在“龙舟水”里泡1泡,沾沾好运气。 资料图:2018年,“香港龙舟嘉年华”1连3天在中环海滨举行,战情剧烈。图片来源:香港《文汇报》/记者彭子文 摄   香港最早有纪录的端五龙舟比赛是1919年在港岛北角举行的,随后演化成了1年1度的竞渡大赛。2018年端五节,数10万市民纷纭赶往各处龙舟赛场,上千龙舟于全港11处海滨披荆斩棘,狭长龙舟两侧的桨手划起澎湃水花,岸边观众人隐士海喝彩声如雷。   在渔船上长大的郑全仔参与了2018年的香港仔端五节龙舟竞渡,儿子郑文达同样成为自己的队友。他笑言,比赛的胜负其实不重要,可以与儿子1同比赛已10分难得,并直言“扒龙舟”不单是渔民的传统风俗,更是拉近父子关系的重要桥梁。 资料图:2018年端五节香港仔赛场,上千龙舟于全港11处海滨争标,岸边数10万人观赛。图片来源:香港《文汇报》/莫雪芝 摄   近年,港府还会在中环海滨举行“香港国际龙舟约请赛”,为传统风俗添上新意。2018年,共15个国家和地区的龙舟队伍、逾4500名龙舟健儿参加约请赛。当年更设立“扮嘢大赛”,参赛队伍穿着奇装异服划龙舟,场面有趣滑稽,吸引了很多观众沿着赛道观赛和拍照。   距离今年的端五节还有不到1个月,届时,香港海滨将1连3天再现龙舟竞渡的热烈气氛,更会有音乐会、街头美食、手作市集等,增加更多节日趣味。   中秋大坑舞火龙:行大运、去噩运   过完端五节,就到了中华3大传统佳节的中秋节,舞火龙便是香港中秋节最重要的民俗活动之1。 资料图:2018年大坑的火龙长达67米。图片来源:香港《文汇报》/曾庆威 摄   “舞火龙”源于19世纪居民为求消除瘟疫而起,如今已成为香港独特的民俗活动,2011年同太平清醮1起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资文化遗产。   香港各区的中秋舞火龙各具特点,当中以大坑舞火龙知名度最高,火龙也是最大型。每一年农历8月104至106,1条超过60米的火龙,都会出现在港岛大坑街头。约300名舞龙者协力举起这条以数万根香烛和线制成的火龙,穿梭于大坑的大街小巷,吸引大批民众围观。 中新社记者 谢光磊 摄" src="http://i2.chinanews.com/simg/cmshd/2019/05/13/e09a6451e90e4e8d894755301413e4a7.jpg" style="border:px solid #000000" title="资料图:2017年中秋节香港大坑“舞火龙”。中新社记者 谢光磊 摄" /> 资料图:2017年中秋节香港大坑“舞火龙”。中新社记者 谢光磊 摄   火龙有两大“抢手物”,1是龙头下巴的“龙须”,通常给小孩制成手镯来定惊或用以辟邪;另外一“抢手物”则是龙头香,代表着“好意头”。   在2017年的中秋节,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抵达大坑舞火龙出发点,为火龙主持起步礼,可见香港社会对这1风俗的重视程度。   2018年,来自美国的Metis Dotis在香港朋友的推荐下,特地前往香港大坑观赏舞火龙。他说,之前在美国1些唐人街只看过舞龙,这次有机会亲身看到舞火龙,感到10分惊奇,对其舞动的姿态印象特别深入。   其实,不管是奋力“抢包山”的比赛选手、鹅颈桥下“打小人”的赵姑、1同参加龙舟竞渡的郑家父子,还是观看大坑舞火龙的居民,他们都是香港民俗文化的坚守者和见证人。   传统民俗有其必须保存的情势,也有与时俱进的内在动力,这让传统文化得以流传,也让香港这个国际都市,别有1番“复古”风情。(完)